姐弟俩

更新时间:2024-04-22 17:02:39

王慧和王陵是姐弟俩,虽是一娘所生,然脾气个性截然不同。姐姐王慧老实本分,性格温柔。弟弟王陵天资聪敏,机警灵性。

姐弟俩

王慧没念多少书,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,后来,嫁给了同村的刘华。结婚一年,就生了小孩,一家三口,其乐融融。

王陵大学毕业,学的建筑专业,应聘到一家建筑公司当技术员。虽然月薪三千多元,可他总觉得还是有点不满足。眼见公司老板日进斗金,他就眼红的不得了,心里做梦有朝一日能有自己的公司,所以整天处心积虑的寻找快速致富的途经。

这天,王陵找到姐姐王慧,一见面,他就打着哭哭腔:“姐姐,看在你我姐弟的情分上,你得救救我呀!”

王慧见弟弟满面愁容,不知出了多大的事,一时也慌了神,忙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,把你熬煎成这样?”

王陵告诉姐姐:“最近我找到了一个项目,和别人合作开发房地产。对方出地皮,我投资建房。这块地皮能盖两院,给人家一院,咱留一院。可和对方把合同签订后,我找了好几家公司人家都嫌项目小不愿合作,如果再找不到合作者,自己就要违约,赔偿对方三十万。没办法,只好找姐姐来救我了。”

王慧听完王陵的诉说,埋怨起弟弟来:“不是我说你呢,你大学毕业时间不长,又没多少积蓄,胡乱折腾啥呢。”

王陵对姐姐的训斥也不反驳,低着头,无可奈何地叹口气说:“好我的姐呢,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人常说君子一言快马一鞭,既然咱和人家把合同签了就要说话算数。”他停了一会接着说道:“你也别小看你兄弟,实话给你说,这个项目如果实施了咱可不吃亏。我现在缺的就是钱,要不这样你看行不行,我知道你和姐夫打了十几年的工,手头宽裕。不如咱姐弟俩合作投资,把这事完成了,到时那一院一人一半。”

还有什么可说的,做姐姐的不能眼看着弟弟受难吧,王慧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帮弟弟一把,于是答应了王陵的要求。

主意拿定,姐弟俩就热火朝天的行动起来。王慧先给弟弟打了十万元,让他联系红砖,钢材,水泥等建材。自己联系工队。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之中,只要准备停当,就等着开工了。

可是一连几天,王慧见弟弟不闪面了,也不见他来商量材料准备的怎样了,于是,她就打电话给王陵问情况,不料弟弟在电话里却说:“这几天,公司忙的脱不了身,再说,钱不够用了。”

王慧见弟弟做事如此的不经心,再听说十万元没几天就没了,心里就有点不高兴,她问王陵:“十万元还不够交定金吗,到时咱和供货方用多少料等工程结束结账嘛?”

王陵在电话中说:“不瞒你姐姐,我把五万用了。”

“什么?五万自己用了。你不知道咱们现在正用钱吗?”

王陵解释道:“前一段我谈了个对象,这事我以前也没跟家里说。昨天她妈有病住院急需钱,我就把五万给了我对象了。”

这不是水紧处捉鱼嘛,王慧真有点想不通了。她没想到弟弟是这么样的人,明知道现在他们等着用钱,却把钱去送人情。可是,她又很快原谅弟弟了,因为她想明白了,谁还没有个难处呢。于是,她又给弟弟打去五万,让他赶快把建筑所需的材料定下来,以免影响工期。

好在这次王陵再没耽搁,一切准备就绪,工程如期开工了。

但是,随着工程的进展,王慧觉得有点不对劲了。因为她发现了一个问题:从开工到现在,弟弟没投资一分钱,自己不知不觉却投进去了三十万,她心里泛起了叽咕:这那儿是在合伙做事,分明是自己一个人在搞嘛。

这天,王慧见到弟弟,无意的提起这个事,谁知王陵眼一瞪说:“姐姐你咋能这么说,我咋没投资呢,这合同不是我签的?这项目不是我跑的?”一句话,把王慧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王慧想和弟弟再理论,可一想,如今正在工程的关键时期,还是把房子盖好要紧,姐弟俩到时啥话都好说,也就把这口气咽了,没多说什么。

闲话少叙。转眼间几个月就过去了,房子盖好了。王慧一算账,一共花了五十多万。这些钱,全部是她连借带贷一个人出的。然而当她要往新房里搬的时候,却被弟弟挡住了,理由是:这房子是姐弟俩共同所有,产权一人一半。姐姐要住得付二十万。

王慧这时傻眼了,她不明白,从头到尾,弟弟没出钱,这房子咋就成了一人一半了。自己花钱盖的房子为啥就不能住呢?于是有一天,王慧趁王陵不在,硬是搬进了新屋。

就在王慧搬进新屋时间不长,她意外地发现,新房的前院里多了一堵墙。这样一来,王慧进出的道路被彻底堵死了。王慧气不打一处来,她找到王陵,劈头就是一顿痛骂:“没见过你这个白眼狼,盖房时你一分钱不想花,如今就想坐享其成。”

然而,面对姐姐的责骂。王陵振振有词:“是我无情无义,还是你背信弃义?当初说好房子盖好一人一半,现在你一人想独吞。”

王慧理直气壮的说道:“我问你,盖房你花钱了吗?”

王陵反唇相讥:“那我问你,树是谁栽的,鸦是谁招的?”

就这样,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。两人嚷的脸红脖子粗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王慧后悔自己当时就不该帮弟弟,怪自己放的安然不安然,如今捉的蚰蜒搜屁眼——自找麻烦。王陵也抱怨自己瞎了眼,当初找谁合作不行,偏偏找自己的姐姐合作,如今弄得如同癞蛤蟆跳门坎——既墩屁股又伤脸。

然而,后悔也好,埋怨也罢,事情还得解决,于是两人经人调解,王慧给弟弟拿十万元,房子归姐姐所有,弟弟立即拆除姐姐房前的那堵墙。就这样,姐弟俩的这次合作项目总算尘埃落定。

事后,有人说这是怪弟弟无情,有人说怪姐姐无义。但是你听调解人咋说的:“谁都不怪,怪都怪利。你没听人说么,利欲熏心。人一旦为了利就眼红,眼红就心黑,心黑了,别说姐弟情,就是父子情又能咋?这还算好的,还有人连脸都不要了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