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龙事件

更新时间:2024-04-22 17:24:22

挂了好友阿巧的电话后,张媛再也无心看那些肥皂剧了。真没想到,连阿巧老公李维那么老实的男人竟然也在外面胡搞!

乌龙事件

阿巧说他老公出差回来后就神秘兮兮的,更不碰她,任她怎样威逼利诱都不从。到后来实在招架不住才说他身体有“状况”。能有什么状况?肯定是在外面干了丢人现眼的事了!阿巧在电话里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听得张媛心里直发毛。

张媛老公秦汉做工程监理,所以经常分居两地。孩子都三岁了,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候加起来怕连半年都没有。可孩子一直缠得她心烦,所以也就没顾上留意秦汉。现在想想,自己也太麻痹大意了,不提高警惕怕是不行的。

她在客厅里转来转去,坐卧不宁。看看表,已经晚上十点半了,秦汉那个该死的还是没给自己打电话。对了,不光是今晚没打电话,好像最近好几天都没打了。天,这么久没打电话了,怎么现在才发现!他干什么连老婆孩子都能忘了?一大堆的问号像小鱼吐泡泡样一个接一个的冒了出来。

终于,强忍着到了十一点,张媛实在忍不住了。她拿起电话,拨打了秦汉的手机!可是,彩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,就是没人接,把张媛气得不行。打了一遍没人接,打了第二遍还是没人接,打第三遍的时候,终于传来了秦汉的声音:“喂……”喂字还没说完呢,就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你说,你到底怎么打算的?结婚还是不结婚?……”“什么?结婚?和谁结婚?不会吧?!”张媛的脑袋好像被谁打了一棍子,一下子就蒙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!她感觉自己的脑袋里一下子全乱套了。

她固执地把电话又打了过去,结果里面却传来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: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!”狗屁!气得她把手机狠狠地砸到了床上!那一宿,她一眼未合,每过几分钟就打一次秦汉的手机,可每次都被告知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!”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张媛的老妈就被她从老家召过来带孩子了,自己则早早地坐上火车找秦汉“算账”去了。

等到秦汉所在的城市时,天色已经不早了。按着上次给秦汉邮包裹的地址,张媛找到了秦汉住的地方。本想着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地发泄一场了,结果大门却紧锁着!把她气得不行,取下包就狠狠地朝大门砸去,紧接着撕心裂肺地哭骂开了:“鬼秦汉,你死哪去了?又陪那个小妖精去哪快活了?”

这一哭,惊动了对面的邻居大姐。她出来看看张媛就什么都明白了,禁不住同情起张媛来了,便过来劝她想开点。说对面的那一对在这住了有一个月多了吧,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老是吵闹,有时候大半夜的就开始了,烦人得很!

张媛一听,心里的那个痛呀!秦汉,你这死没良心的,我在家里一个人辛辛苦苦带孩子,你倒好,都找女人好些日子了!越想越生气,越想越伤心,眼泪跟断线的珠子样,滚得满脸都是。

哭够了,才觉得肚子好饿。好,先找个地方填饱肚子再说,不然哪来力气算账?可是人生地不熟的,她找了半天才找到了一个饭馆。等吃完后再七拐八弯地找回来时,刚好看见房间的灯灭了!

哼,狗男女!这下让我捉奸在床了,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我一定要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。

她疯了一样冲过去,一边“哐哐哐”地把门砸得山响,一边破口大骂:“狗男女,我杀了你们!”

只听见里面一阵骚乱,过了一阵子灯亮了。但还是没见有人开门,张媛气急了,砸门更厉害了,骂得更难听了。

过了好一会儿,门才开了一条缝,张媛狠狠地推开了门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迎面而来的脸就是一个狠狠的巴掌。“哎呦!你怎么打人?”被打的年轻女人捂着脸,气呼呼的。

“打的就是你!狐狸精。”边说着,张媛又冲了上去。上过体校的她,打架是她的强项!女人很快被她打得招架不住了。

“那个死鬼呢?说!”打了好一阵了还不见秦汉的人影。张媛更气了,干了缺德的事还想跑?没门!

“你快点出来,我都快要被打死了!你个胆小鬼,老早让你离婚离婚,你不离,现在倒好……“狐狸精”坐在地上边哭边骂,张媛一听“离婚”两个字,扑上去又是两个嘴巴子。

“好了,别打了!我出来了,要打要骂都朝我来。”这时一个强壮镇静的男音从床下传了出来。张媛听着声音怪怪的,就跑过去一把拉出正在往外爬的男人。

这一拉不要紧,拉出来的竟然是一个中年男人,而且压根就不认识!

天,怎么回事?张媛的脑袋顿时短路了!那男人一看张媛更是吃惊不小,紧接着便像换了个人似的:“你是谁?大半夜的凭什么闯别人家?”这下轮到张媛蒙了。

“狐狸精”一听这话,立马爬起来找了个拖把就开始打张媛。

对面的大姐一看不行,赶紧打电话报警,不然打出人命来可怎么办?

到派出所还没坐稳,张媛的手机就响了!一看,是秦汉的。张媛一看就来气,接了电话:“你个鬼男人,死哪去了?”这一张嘴就哭上了。

秦汉在那边着急的喊:“你怎么啦?别哭!我刚才给你打了好多个电话,你都不接。把我急死了!你在哪呢?快说话呀!”

不一会儿,秦汉满头大汗地来了。一进门就傻眼了:只见张媛披头散发、鼻青脸肿,眼睛哭得跟两个水蜜桃一样。

警察一番询问之后,很快搞明白了怎么回事,做了笔录,对当事人分别进行了一番批评教育之后就让走人了。

从派出所出来后,秦汉心疼地摸着张媛的脸,气呼呼地问:“你在家里好好的,啥时候跑过来的?怎么也不跟我说?”

张媛一听更委屈了:“还不都是你个欠揍的惹的?”说着便道出了原委。

秦汉一听顿时笑得前仰后合:“我的好老婆啊,你昨晚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劝架!‘逼婚’的是我同事小刘的女朋友,他们俩谈了两年了,小刘还不提结婚的事,女孩就急了在宿舍和他吵起来了。我和小刘同一个宿舍,不管能行吗?”

“劝架为什么还要把手机关了?”张媛依旧满脸狐疑。

“哎呀,不是我想关机,是一着急手机掉地上摔坏了!这不我一大早就送去维修了,一修好就赶紧给你打电话!可你就是不接……”

张媛翻看了下手机,可不,十几个未接来电,再看看时间,好像那会自己正跟那对男女“厮杀”呢!

“对了,刚才那个地址明明就是你上次让我递包裹时的地址呀,怎么……” 张媛还有些“不死心”。

“我们这不是搬家了吗?刚搬了一月多,太忙了也就忘了告诉你了,再说了我也没想过你会来呀!”秦汉一脸坏笑。

“天,难道我这打白挨了不成?!”张媛握紧了双手,一副要找秦汉“报仇”的架势。就在这时候,手机响了。一看,是阿巧的短信:“睡了吗?我今天逼着李维去医院了,大夫说只是普通的炎症,虚惊一场!呵呵……”

天,这回张媛真是傻眼了……